往期阅读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人动手 处处干净

——探访鹰潭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之道
余江区锦江镇范家村志愿者正在义务打扫卫生。通讯员 吴紫云摄
  本报记者 袁 华 曹小武 钟海华

  夏日,记者从贵溪城区出发,沿着贵塘公路驱车而行,两侧绿树相伴,花香扑面,不时可见白墙黛瓦、干净整洁的村庄,当地人口中的“五十里贵塘、四十里画廊”名不虚传。不止贵塘公路沿线,在鹰潭各乡村,记者所见,处处是山清、水秀、村美的和谐秀美新画卷。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宜居乡村,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任务。今年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收官之年,作为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鹰潭市科学谋划,积极探索,逐步找到并形成了一条富有特色、效果明显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之道。

  群众唱主角,破解“谁来治”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走进鹰潭市余江区洪湖乡上胡村,但见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干净亮敞。整洁亮丽的村庄环境背后,是村里志愿者服务队的义务付出。村理事长胡金贵向记者介绍,村里党员干部、理事和乡贤发挥示范带头作用,组建志愿者服务队,主动干、带头干。洪湖乡特别注重引导村民从“袖手看”到“动手干”,鼓励当地村民自发加入志愿者服务队,参与环境整治工作。洪湖乡乡长柴玲琳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全乡各村有志愿者服务队20余支,成员近400人。

  据介绍,余江在推进乡村治理工作中,通过完善村民自治组织,实现治理重心下移。围绕加强农村党组织、村民自治组织、志愿服务组织、乡贤组织等主体的建设和培育,区委、区政府出台了“2+1+N+1+1”乡村治理体系,即建强村“两委”班子,建好村民理事会,成立N个群众自治组织,建立群众议事平台和网络服务平台,示范引领,激发群众人人动手,个个参与。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究竟该由谁来‘治’?政府不能大包大揽,必须调动群众参与的自觉性、主动性、积极性。”鹰潭市农业农村粮食局副局长吴初堂介绍,以余江区为例,2019年,全区在村“两委”班子组织下,开展村庄清洁行动2200多场次,参加群众6.6万人次,清理垃圾2.2万吨、沟塘11854处,清理废弃物1213吨。

  采访中记者看到,不少村庄把“垃圾不落地”写入村规民约,不少村民家门口挂着“清洁家庭”的光荣牌,不少村庄宣传栏张贴着环境卫生“红黑榜”……鹰潭市把发动群众贯穿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全过程和各环节,持续提升农民群众环卫意识、管护意识,使创造优美生活环境、践行文明生活方式成为农民内在要求和自觉行动。在加强宣传发动的同时,鹰潭还进一步完善引导农民参与机制,采取以工代赈、以奖代补等方式,鼓励农民投工投劳参与整治建设,并建立门前三包、保洁收费、筹资筹劳等制度,通过村规民约规范群众行为。

  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热潮当中,“文明家庭”“清洁家庭”“最美庭院”“乡村优秀保洁员”等评选活动的开展,也激励着村民主动维护村庄环境。“村庄是我家、清洁靠大家”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

  物业进乡村,破解“怎么管”

  如何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村庄长效管护机制?鹰潭在“五定包干”(定管护范围、管护标准、管护责任、管护经费、考核奖惩、分级包干)的基础上,通过开展“物业进乡村”试点工作,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答案。

  2019年,鹰潭市在贵溪市塘湾镇、余江区潢溪镇、月湖区童家镇开展“物业进乡村”试点工作,让村庄环境由“一时美”变为“时时美”,由“一处美”变为“处处美”。

  “市财政拿出200万元资金在全市3个乡镇和部分村庄整建制推行物业模式管理村庄,彻底改变农村环境清一阵就好一阵、不清就反弹的现象。”吴初堂介绍,所谓“物业进乡村”,就是引进物业管理的理念来管理村庄,由乡镇成立物业管理办、村委会成立物业管理工作站,每个自然村成立保洁队伍、专业管护队伍、门前三包队伍和义务监督队伍。保洁队伍由农村生活垃圾第三方治理公司和乡村两级双重管理,实行业绩考核;专业管护队伍实行派单制,按照工程单结算,专业管护做到定管护范围、定管护标准、定资金补助标准、定监督考核机制;门前三包队伍负责做好房前屋后和自家庭院的环境卫生;监督队伍负责做好保洁队伍、专业管护队伍和门前三包队伍责任的落实。“这种管理模式既落实了各家各户的责任,又保证了专业的事情由专业队伍去做。”吴初堂说。

  自“物业进乡村”在塘湾镇试点以来,该镇唐甸夏家村面貌已焕然一新。“每家每户负责自家的庭院,庭院外由保洁员负责。”村民夏翕金告诉记者,“现在村里有专业的管护队伍。如果我们发现村里的路灯坏了、草皮缺了,只要一个电话,马上就有专业人员前来处理。”

  和夏家村一样,几十公里外的潢溪镇渡口村也是“物业进乡村”的试点之一。“村里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维修维护、保洁、垃圾清运、村庄绿化养护,都是物业的事。甚至老百姓家里要换个水龙头、换罐液化气,都可以找物业。”渡口村党支部书记彭结茂告诉记者,由于年轻人大多在外务工,村里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对物业服务的需求很大。

  垃圾资源化,破解“如何用”

  5月25日,57岁的贫困户樊爱国用电动三轮车又拉来一车废木料,卖给农林废弃物贵溪城市中心收储站,并获得118元收入。不久,这些废料将与其他废料一起加工粉碎后集中送往发电厂。樊爱国告诉记者,光收废木料一项,平均一个月有超过3000元的收入。

  农林废弃物随意丢弃,禽畜粪便恶臭难闻,餐厨垃圾无处安放……农村垃圾如何处理一直都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一个难点。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过程中,鹰潭市因地制宜,多渠道、多形式实现垃圾资源化,解决垃圾该怎么用的问题。

  在光大生物能源(贵溪)有限公司,粉碎后的农林废弃物堆积如山。对于该公司的发电机组来说,这都是“精美的食材”。

  “吃”进去的是农林废弃物,“吐”出来的却是清洁的电能。“我们公司是一家利用农作物秸秆、林业废弃物和板材加工废弃物等进行生物质发电的企业,年处理生物质30万吨。”公司副总经理李炜介绍说。

  依托该公司,贵溪市筹集资金1600万元,在全市建设30个农林废弃物收储站,带动当地农民,尤其是贫困户回收房前屋后的废旧木料、田间山头的枯枝杂草,再卖给光大生物能源(贵溪)有限公司。据统计,这些收储站每月可提供农林废弃物、板材加工废弃物、农作物秸秆等800吨以上。此举不仅改善了村容村貌,同时也为村集体增收、贫困户脱贫提供了新途径。

  当贵溪对农林废弃物吃干榨尽的时候,余江则开始把禽畜粪便变废为宝。

  余江区投资1.41亿元建设日处理1000吨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处置中心,目前已经与该区50多家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签订协议,回收规模化养殖场在养殖过程中产生的粪便等废弃物,并进行综合利用,提炼产生天然气、固态有机肥和液态有机肥。余江区农业农村粮食局局长刘明路介绍,目前全区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85.7%,为当地畜禽养殖污染“前端减量、中端管控、末端治理”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与此同时,龙虎山景区则对餐厨垃圾按下了“循环键”。位于景区上清镇城门村的龙虎山星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有一个黑水虻养殖基地。黑水虻是腐生性的水虻科昆虫,能够取食禽畜粪便和餐厨垃圾,目前被广泛应用于处理鸡粪、猪粪及餐厨垃圾等。据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基地中的黑水虻以5天为一个周期,可以消耗餐厨垃圾15吨,其产下的黑水虻幼虫又可用作稻蛙、稻虾养殖饲料。如此循环,既消耗了龙虎山景区全部餐厨垃圾,又推动了当地特色农业的发展。

  压题照为余江区潢溪镇渡口村人居环境整治后新貌。本报首席记者 杨继红摄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探访鹰潭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之道
笑对残疾 活出自信~~~
~~~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视线
   第06版:要闻
   第07版:要闻
   第08版:映像
   第09版:民生
   第10版:学与思
   第11版:教育
   第12版:体育
人人动手 处处干净
“乐观小老头”,好样的!
夯实公共卫生安全基石 筑牢人民群众生命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