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节长假刚过,本报记者兵分多路对一些单位工作作风进行暗访

便民服务窗口 情况喜忧参半

安义县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人员正在为群众办理业务。本报记者 余红举摄
南城县里塔镇便民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在教群众用手机缴纳社保费用。本报记者 蔡颖辉摄
遂川县碧州镇便民服务中心空无一人。 本报记者 邹晓华摄
贵溪市罗河镇综合便民服务中心多个窗口没有人。本报记者 陈 璋摄

  编者按

  各级便民服务窗口既是群众办事的一线窗口,也是落实“五型”政府建设的最基层单元。春节长假刚过,众多便民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是否已“收心”,完全投入工作状态?是否热情对待前来办事的群众,用心为人民服务?本报记者兵分多路进行了暗访,发现情况有喜有忧。

  鹰潭:一些乡镇人员缺岗

  本报记者 陈 璋

  2月22日,记者来到鹰潭市余江区、贵溪市多个便民服务中心进行暗访,发现有的地方情况较好,并严格落实延时服务制度,但仍有一些乡镇存在人员缺岗等问题。

  人员不在 解释不一

  9时20分,记者来到余江区行政服务中心,40多个服务窗口大都有人在岗,但21号不动产审核业务窗口一直没有人。行政服务中心一名负责人说,该窗口工作人员一般在二楼办公,每日会到窗口来一两次,如果办事人员有急事要办,可以打电话请他们下来。但记者在该窗口看不到任何联系电话,负责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随后,该负责人拨打了21号窗口工作人员电话。十几分钟后,工作人员才背着包来到窗口。他解释说,这个窗口是负责综合审核工作,一般是上班时和下班前,或者遇到特殊业务才下来。当记者询问为何不在窗口办公时,他表示这个窗口跟普通市民接触不多,自己还有写材料等其他工作在忙。

  11时,记者来到余江区马荃镇综治中心办事大厅,只见几个人正坐在窗口一边吃柚子一边聊天。经询问,其中两人是窗口工作人员,一人是来镇里的办事人员。

  此外,现场5个办事窗口中,就业窗口没有人,旁边工作人员解释其在下乡招工;民政服务、综合治理窗口也没有人,旁边工作人员解释其在春节前已经请了产假。

  13时35分,记者来到贵溪市罗河镇综合便民服务中心,大厅7个窗口只有两人在岗。现场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说,社会救济窗口工作人员上午来了,中午因为小孩生病请假回家了;卫生计生窗口工作人员外出搞拆迁工作;国土业务窗口工作人员平时主要负责农村土地确权,现在证件都打印完了,就搬到楼上去了。

  此外,记者看到上述窗口不仅没人,桌上也没有摆放名片和联系方式。随后,罗河镇政府主任科员汪某一身酒气来到服务中心,他的解释却与前面那名工作人员不完全一致:“社会救济窗口工作人员去贵溪市报送材料了,卫生计生窗口工作人员被抽调拆迁,国土窗口工作人员去农村做房屋确权,所以不在岗。”

  延时服务 方便百姓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便民服务中心人员齐整,工作作风较好。

  10时30分,记者在余江区邓埠镇综合便民服务中心看到,这里的窗口工作人员都在岗。其中劳动就业窗口的工作人员外出招工,但有专人坐岗协助办事;社会救助窗口工作人员在隔壁办公室办理业务,当记者询问后,很快就来到岗位。

  12时45分,在贵溪市天禄镇便民服务中心,有一名工作人员在窗口延时值班。她表示,工作日的午休时间,镇里都会轮流安排工作人员办理业务,如果遇到不熟悉的情况,会及时打电话给相关人员。采访时,一名村民来到该中心咨询医保业务,很快得到解答。“现在有延时服务真的很方便,随时过来都可以找到人。”该村民高兴地说。

  14时35分,记者来到贵溪市行政服务中心,这里的窗口工作人员几乎都在岗,个别人员不在则是因为中午值班后轮休。记者随机询问两名市民办理业务是否方便,得到的答复均是“服务态度蛮好,等了一会儿就把业务办好了。”

  南城:工作人员全部在岗

  本报记者 蔡颖辉

  2月22日9时20分,记者来到南城县行政服务中心,门口都安排有人提示戴口罩并检查通行码,并对进入人员测温。

  记者在一楼和二楼转了一圈,发现工作人员全部在岗。在不动产业务办理窗口,等候的办事群众虽多,但工作人员都在耐心细致地办理业务。在一楼大厅内,张贴的告示将不动产登记、降低社保费率等为民服务事项,一个个单列制成二维码,办事流程和需要的材料一扫便知。

  随后,记者又先后来到该县建昌镇、株良镇、里塔镇便民服务中心,虽然前来办事的群众不多,但这些便民服务中心人员全部在岗。对于记者咨询的如何办理社保等问题,工作人员从办事流程到缴纳多少费用都细致回答。在里塔镇便民服务中心,记者还看到工作人员教群众如何用手机办理业务。

  南丰:错时延时服务打折扣

  本报记者 蔡颖辉

  2月22日13时10分,记者来到南丰县莱溪乡,但见便民服务中心大门紧锁,并没有执行该县公布的错时延时服务举措。记者来到旁边的乡政府询问,工作人员表示,便民服务中心要等到14时30分后,才会有相关工作人员上班。

  随后,记者又来到桑田镇便民服务中心,只见到一名值班人员。当记者询问办理农村社保事宜时,对方说他是民政窗口的,只能回答民政方面的问题,对于其他窗口的业务咨询、办理,要等相关工作人员到岗。

  14时许,记者来到南丰县行政服务中心。据了解,该中心中午实施错时延时服务的有交管、房管、不动产登记、税务等4个窗口。记者见到,交管、不动产登记和税务窗口都有工作人员在岗,但房管窗口工作人员却不在岗。

  “按照规定,乡镇便民服务中心也应和县行政服务中心一样,实施错时延时服务。并且值班人员对于自己不熟悉的业务,应立即打电话找相关人员解答。”南丰县行政服务中心负责人表示,如果便民服务中心出现中午关门,或者存在有人值班但不为群众解决问题的现象,都是不符合规定的。“通过调取监控,我们发现房管窗口工作人员见无群众来办事,就进了后面的办公室内没有出来,这也属于不在岗的违规行为,我们将加强教育,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

  记者暗访新干、峡江、遂川等地发现——

  县里作风好 乡镇人不齐

  本报记者 邹晓华

  2月22日,记者走访了新干、峡江、遂川等地的县行政服务中心和部分乡镇便民服务中心,发现县级行政服务中心工作作风情况较好,但部分乡镇便民服务中心却问题多多。

  当日9时许,记者来到新干县行政服务中心。一进门,就有工作人员提醒记者填写信息,并要求佩戴口罩和测量体温。见记者无口罩,一名工作人员还给记者提供了一个口罩。记者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发现各个窗口均有工作人员值守,一些群众正在井然有序办理业务。

  10时50分,记者来到峡江县行政服务中心,进入时要求佩戴口罩和测量体温。在一楼和二楼办事大厅,每个窗口均有工作人员在忙碌。税务窗口还安排了专门的工作人员进行引导,回答群众问询。

  15时45分,记者来遂川县行政服务中心,一进大门,就有工作人员要求登记信息和扫码。每个窗口都有工作人员值守,办事群众先到自助机上取号排队,待叫号后直接到指定的窗口办理。

  不过,记者在部分乡镇便民服务中心却发现存在一些问题。

  10时18分,记者来到峡江县水边镇便民服务中心,发现农业农村类综合窗口和另外两个窗口空无一人。在社会类服务窗口,一名工作人员正在玩手机,另外两人正在聊天。

  11时31分,在吉水县八都镇政务服务中心,一些窗口有人值守,最边上的两个窗口摆着“下乡”的牌子。不过,一名工作人员解释,那两个窗口的工作人员并没有下乡,而是临时走开了。

  15时21分,记者来到遂川县碧州镇便民服务中心,发现空无一人。就在记者拍照时,一名工作人员赶来。他声称自己刚才去送材料了,本有另一名同事在值班,但不知去向。

  16时29分,记者来到遂川县泉江镇便民服务中心时,还有工作人员值守。但到16时55分,记者回头时,却只有计生岗和劳动保障岗工作人员在岗,其他窗口的工作人员均不在岗。

  安义:办事大厅秩序井然

  本报记者 余红举

  2月22日,记者来到安义县,对县车管所、行政审批局办事大厅、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不动产登记中心、税务局办税大厅等便民服务情况进行暗访,发现这些与群众密切相关的服务机构,延时服务、“只跑一次”工作效果较为理想。

  12时35分,记者来到县车管所,因为已到午饭时间,众多窗口空置,2号窗口有一名辅警正在帮助群众办理业务,窗口前还有七八名等待办事的群众。约10分钟后,吃完饭回到办事大厅的一名交警坐在了5号窗口,对2号窗口的辅警说:“我来帮你分担一点。”于是排在队伍后面的群众迅速转移到5号窗口办理业务。

  记者随后来到楼上的县行政审批局办事服务大厅,只见偌大的大厅没有一名办事群众,大部分窗口未亮灯。两名自称是税务办事窗口的工作人员解释说,因为是中午,正好也没有人办理业务,所以一些窗口就没有亮灯。

  14时,记者来到县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只见这里坐满了办事群众,工作人员正在抓紧时间办理业务。“第一次来这里办理公证,还算顺利,提前准备好了所需材料,一次就办好了。”一名办事群众说。

  14时40分许,记者在县不动产登记中心看到,每个窗口都排起了长队。为了提高办理效率,有些窗口还特别安排了两名工作人员,对于不符合办理条件的,由一名工作人员进行解释,告知办事群众需要补齐哪些材料。

  随后,记者来到县税务局办税一厅和办税二厅,看到前来办理社保的群众较多。除了办事窗口工作人员在紧张工作外,两厅均在咨询台安排了工作人员接受问询,引导办事群众,大厅内秩序井然。

  都昌:办公室“关门闭户”现象严重

  本报记者 曹诚平

  2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都昌县,对6家机关单位人员到岗情况进行暗访,发现在上班时间内,这6家单位大部分办公室都关着门。

  14时37分,记者来到大树乡政府办公楼。一楼的党政办公室和对面一间办公室开着门,但未见工作人员。一楼其余办公室都关着门。二楼和三楼所有办公室也都关着门。随后,记者来到大树乡群众服务中心,大厅内有6名群众在等待办事,但窗口内未见工作人员。

  14时59分,记者来到县林业局。除人秘科和另一间无牌办公室开着门、里面各有1人外,其余办公室都关着门。

  15时5分,记者来到县公共就业人才服务局,铁门紧闭,无法进入。

  15时32分,记者来到县水利局。除政务股、业务股、除险加固股等7个办公室开着门、有人办公外,其余办公室都关着门。

  15时44分,记者来到县审计局。除固定资产审计股开着门、有人办公外,其余办公室都关着门。

  15时53分,记者来到北山乡政府。党建办公室开着门,有人办公。另一间无牌办公室开着门,但空无一人。其余办公室都关着门。

  上述6家机关单位中,除北山乡政府防疫岗位有人值守外,其余单位防疫岗位均无人值守。但记者进入北山乡政府大院时,防疫人员未要求记者登记信息并出示健康码。

  记者每到一个单位暗访时,都会随机敲几间办公室的门,但都无人应答。上述关门办公室的人员去向牌上,大部分显示“在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春节长假刚过,本报记者兵分多路对一些单位工作作风进行暗访~~~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天下
   第05版:视线
   第06版:文件·综合
   第07版:文件
   第08版:文件·综合
   第09版:民生
   第10版:健康
   第11版:畅行
   第12版:体育
便民服务窗口 情况喜忧参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