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雪地上的鸟

(外二章)
  □ 汪 峰

  雪地上的鸟,灵动;雪地上的鸟,晶莹。阳光蓬松着羽毛,像乡音直暖心窝。

  紧张而又欢快。还记得吗?小时候对爱情最纯粹的表白。

  一对翅膀倾斜,被风拉着长大的只有床前明月光,还有后院,一堆沉默的石头在静静地燃烧。

  多么美,直到黎明的眼角坠落碎银。

  冬天薄如蝉翼,像种子含着棉花与白糖。

  返乡时,刚好看见你。

  鹅卵石的路

  一条鹅卵石的路,可以通向院子,也可以从院子里出来。

  一条鹅卵石的路,放下身段,有时矮了一截;有时也会仰起脖子,爬到对面山梁上去。

  一条鹅卵石的路,被黑夜吞进肚里,同样又被黎明吐了出来。

  一条鹅卵石的路,被祖父牵着,被父亲牵着,驮着朝阳和夕阳,驮着宗谱和姓氏,在村前亲切地摇着尾巴。

  一条鹅卵石的路,会在身体的缝隙散开草籽,会用雨水和泥泞去呵护一棵小草的成长,或者会给一朵春天的小花让路。它无事可做时,就静卧在那里,听小花张开嘴唇一瓣一瓣地吐出露珠和花粉。

  一条鹅卵石的路,是童年歪歪扭扭的脚窝,是青壮年孔武有力的脚步,是老年颤颤巍巍的拐杖。

  一条鹅卵石的路,面对入侵的水泥路柏油路,它会喘息,收缩,骨节会发出咯咯的响声。

  一条鹅卵石的路,被树枝缠绕,被藤蔓包裹,被白雪掩埋,在异乡有时看不见。

  一条鹅卵石的路,它也会被故乡绕在脖子上,被一个画家带走。

  柿 子

  一枚枚卵石嵌在树枝上,把我的眼睛砸痛;一只只眼睛嵌在树枝上,把我的星光打散。

  思念成鸟,飞过院墙,啄红了斜阳。

  这些年,我走散了的身体又回来了。一把泪水的脸紧紧埋在你的胸口。

  一颗颗心嵌在树枝上,我灯光的呼吸在收紧;一盏盏灯嵌在树枝上,我挚爱的光芒永不回头。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省两会特别报道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践行初心使命 感恩奋进再出发
   第06版:专题
   第07版:专题
   第08版:民生
   第09版:聚焦
   第10版:井冈山
   第11版:读书
   第12版:品鉴
留田逐绿
寻常巷陌
在辉江村
雪地上的鸟
灶膛火笑年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