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书法趋同 便是俗

  □ 钟兴旺

  书法乃雅事。从古至今,但凡能书者,有几个不是文人雅士?如今写字的人多,所谓的书法家也多,水平自然是良莠不齐。一个人书法水平的高低,重要的评判标准即是“雅”“俗”,只有雅的书法才格调高。

  自有甲骨文字以来,只要能流传至今、被无数书法人追慕临摹、代代传承的经典书法,字体包括篆隶楷行草,也不管是金铭石刻碑版,还是绢帛简牍手札,都有一种共性,即给人以“雅”的感觉。当然,“雅”也分很多种类,譬如,大篆《石鼓文》是古雅,小篆《峄山碑》是精雅,颜真卿楷书《麻姑山仙坛记》是端雅,文征明行书和小楷是秀雅……

  “雅”的反面就是“俗”。 明末清初与董其昌同时代的书法家赵宦光对“俗书”深恶痛绝,他在《寒山帚谈·学力三》中将“俗”进行了分类, “俗有多种:有粗俗,有恶俗,有村俗,有妩媚俗,有趋时俗”。其中的“时俗”,类似于我们今天常说的“时风”。如今的书法展览,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书法家,带动和促进了国民整体书写水平的提高,其积极意义毋庸置疑。然而,这种诱惑力巨大的展览,必然促使不少人急功近利,投评委所好,抄袭或临摹今人的获奖作品,因而造成时风日盛,千人一面,若遮盖其落款的姓名,大多不知作者是谁。如此雷同之作,即使技法再高超、娴熟,也是格调不高,俗不可耐。

  “时俗”之外, 还有一种“俗”便是像前人。以秀雅的行书享誉书坛的近代书法家白蕉认为,“‘雅’者,能辩证地学古人,部分整体统一,刚柔配合,醇中有肆,合乎雅正,富有时代精神,能突破前人”。他所说的“突破前人”,是有前提的,即“辩证地学古人”,必须出自前人的经典法帖。

  说到“突破前人”,一定会有许多人跳出来反驳:“王羲之、颜真卿在前头,你能突破吗?”诚然,这些站在书法史塔尖的历代书法家们,白蕉不仅自己承认没有超越他们,也不是叫我们后来者要超越他们,而是要我们写得跟他们不一样,因为写得太像,在书法史上没有多大的意义。历史上有两个人笔者印象很深,一是吴琚,二是陆师道。吴琚是南宋书法家,比北宋的米芾约晚80年,是“宗法米芾第一人”,看其传世墨迹便知绝对也是书法高手,但终究突破不了米芾的光环,成为历史的遗憾;陆师道是明代书画家,书法学文征明,笔者曾见其一幅行书作品,极像文,水平甚至与文难分伯仲,但陆在书法史上却难见踪迹。

  初学书法者临帖要像、要入帖,这是学书之不二法门,但技法达到娴熟程度、水平到达一定高度以后,如果想在书法之路上走得更远,自然要面对如何创新、如何“跟前人不一样”的问题。前些天,江西著名画家徐东林先生在谈到中国水墨画如何创新时认为,“创新就是要把水墨的边缘扩大,寻找另外的方向和精神状态”。艺术是相通的,这对我们书法的创新同样有启发。历代学“二王”(王羲之和王献之)、颜真卿等而同样在书法史上熠熠生辉的大书法家们,他们之所以成功,就是善于在学习中求变化,“能辩证地学古人”,把书法风格的“边缘”扩大,或取法“二王”的结构,或借鉴颜真卿的线条,将前人的精华化为己用,从而形成了自己与前人不一样的面目——这就是对前人的突破,也即找到了古人“另外的方向”。

  既不与时人同,又与前人异,只要符合书法审美规范, “合乎雅正” “富有时代精神”,这样的作品自然就不俗,自然就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雅。当然,“符合书法审美规范”这一要求很重要,有的人古人的法帖都临不好,功力未到,“创新求变”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书法之“雅”更是无从谈起。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鹰潭市女子书画家部分作品赏析
~~~——“咏古百首书画展”作品欣赏
~~~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国内
   第04版:天下
   第05版:视线
   第06版:政文
   第07版:经济
   第08版:民生
   第09版:聚焦
   第10版:井冈山
   第11版:读书
   第12版:品鉴
书法趋同 便是俗
花开意正浓
诗书画合璧颂百杰
奇石之美